在這麼些年擔任乙方的職涯裡,我也曾有幾次搞砸案子,燒了幾十萬當繳學費。但一直覺得無論事情有多麼糟,專案有多麼崩壞,走到頭來都還是必須咬牙面對,把客戶 / 對方扔著不管絕對是放火燒自己屁股。

今年 7 月的時候,公司適逢疫情影響,專案數量減低,於是跟負責前端的同事討論了一下,看他要不要趁機排個 90 天左右的全時段學習,補足些一直以來缺乏的部分。

我自己雖然前後端寫了很多年,但離真正的高手還是太遙遠,再者幫人規劃學習路徑也不是我擅長。所以想來想去,覺得還是請專業顧問來協助比較有效果。經過幾番詢問,前端社群的 C 大非常好心地幫忙介紹了一位 ALPHA Camp、同時也在社群圈活躍的大大(以下簡稱 顧問 / CH 大)。

CH 大的個人簡介

能有幸請到專業級講師當然是非常高興。經過介紹,大家從 8/18 開始聯繫,8/19 敲定工作範圍和內容,包括:事前評估、學習規劃、三次 check point、一次驗收。為期不超過兩個月,共兩萬。

後續便將顧問 CH 大和同事 K 拉了個群組,開跑專案。下面是專案的一些時間紀錄:

  • 08/19 – 建立群組,說明內容,約 08/21(五)討論。
  • 08/20 –  同事提供自己簡歷和部分說明,顧問未表示意見。
  • 08/21 – 討論是否有必要參與 A+ 計畫、顧問請同事 K 填寫表單,雙方交換、討論滿多學習上的疑慮和方向,並釐清同事 K 的技術程度。約定 08/23(日)繼續討論。
  • 08/23 – 線上 Zoom 會議。顧問約定 08/25(二)提供學習 roadmap。
  • 08/24 – 同事 K 提供一些自己的自學資源。
  • 08/25 – 約定時間到了顧問沒有回應
  • 08/26 – 我在頻道上詢問是否改期到三或四。下午時顧問提供了一份初步的資源整理。
  • 08/28 – 同事 K 提出第一期的 milestone 規劃,詢問顧問的協助。 顧問沒有任何回應
  • 08/29 – 我很擔心學習啟動的問題(因為公司安排給同事 K 的時段已經開始了,手邊的專案也挪開了),於是我向顧問詢問。
  • 08/30 – 顧問立即提供了一份詳細的學習 roadmap。
  • 08/31 – 同事 K 提出第一週(08/31 - 09/06)的學習規劃。
  • 09/04 – 同事 K 回報,延期到隔日提交報告,顧問有概略關心。
  • 09/05 – 同事 K 回報第一週進度 review、第二週(09/07 - 09/13)學習規劃。
  • 09/06 – 同事 K 補充 / 更新第一週 review 文件。
  • 09/07 – 中午我注意到這週沒有做 kickoff,於是在群組提醒。晚上時同事和顧問約定 09/08(週二)晚上會議。
  • 09/08 – 線上通話會議。
  • 09/10 – 同事 K 提供第一週的 review 和第二週的 kickoff 會議報告。
  • 09/13 – 同事 K 回報第二週進度 review。
  • 09/14 – 完成付款顧問費用兩萬(專案已開始,我覺得大家方便就好)。
  • 09/14 – 同事 K 回報第三週(09/14 - 09/20)學習規劃。顧問回覆可以約 09/18(五)進行 kickoff。
  • 09/15 – 同事 K 因為擔心進度(kickoff 放去週五太晚),所以詢問可否分成兩部分進行。 顧問沒有作任何回應
  • 09/17 – 晚上同事 K 又再詢問,顧問在凌晨回覆,並約到 09/20(週日)晚上 10 點。 此時間已比前面說的週五晚上還要更延後
  • 09/20 – 晚上 09:56 同事 K 上線詢問準備開會,顧問 K 回覆他人在外面可否改期。但因為同事 K 隔日開始要住院處理事情三天,最後雙方約定晚上 11 左右。但顧問直到凌晨 12:30 才上線傳訊,同事 K 已經休息。
  • 09/21 – 同事 K 回報第三週進度 review。並詢問是否可以固定一個 kickoff 的時間。
  • 09/23 – 凌晨時,顧問回覆了同事在 21 號問的訊息。開始是一段橫跨幾天的斷續對話。
  • 09/28 – 同事 K 回報第五週(09/28 - 10/02)學習規劃。並詢問顧問是否可以晚上 10:00 con-call 一下。顧問同意,並表示自己前幾日有事不在。
  • 09/28 – 晚上有成功進行線上會議。
  • 10/04 – 同事 K 回報 09/28 的會議記錄。
  • 10/05 – 同事 K 回報第五週進度 review,第六週(10/03 - 10/09)的學習規劃,並確認晚上 10:30 有 kickoff 會議。
  • 10/05 – 晚上 10:00,顧問表示需要更改一下時間,雙方最後協議改到隔日中午。
  • 10/06 – 中午進行線上會議。
  • 10/12 – 同事 K 回報 10/06 的線上會議紀錄、第六週進度 review,第七週(10/10 - 10/16)的學習規劃。

因為此時距離當初為同事 K 設定的全學習時段只剩兩週,但進度狀況並不太好,也沒有進行查核、並確認學習路徑是否需要調整。最後雙方約定 10/16(五)進行第一階段的 check point(時間又要後推一整週)。

  • 10/16 – 早上同事 K 回報 Study Report,中午進行線上會議;下午同事按顧問要求回報了第一階段規劃 / 完成項目報告。
  • 10/19 – 顧問原本答應要提供第二階段的學習內容,但是完全沒有回應。
  • 10/21 – 同事提供 10/16 的 check point 會議記錄,並追問顧問第二階段學習內容的事。顧問完全不回應。
  • 10/24 – 到達當初公司內部設定的全學習時段結束點。因為後續同事 K 有其他私人因素,無法繼續全時段學習,因此我只好向顧問提出收尾的要求。
  • 10/25 – 約到 10/30 進行收尾的會議。
  • 10/30 – 進行線上會議。並約好由同事 K 下週先出一份自評,顧問再按自評擬定最終 Overview 題目。
  • 11/12 – 同事 K 提供自評(延遲了一週),並請顧問協助確認。顧問沒有任何回覆。
  • 11/16 – 我在群組傳訊請求顧問協助。顧問沒有任何回覆。
  • 11/18 – 我對顧問個人傳訊請求協助。一小時後顧問回覆,答應隔天中午給一份資料。
  • 11/19 – 午前我傳訊給顧問詢問是否應該有一個最終測試,順便提醒。
  • 11/19 – 中午顧問沒有出現,也沒有任何回覆。
  • 11/21 – 下午我再次傳訊給顧問,顧問終於回覆。
  • 11/21 – 原本顧問是說這兩日可以進行最終測驗,但因為同事 K 的私人事務,只得改約到 11/29(日)早上十點。
  • 11/29 – 顧問消失,沒有任何回覆。
  • 12/02 – 顧問消失,沒有任何回覆。仍舊找不到人。
  • 12/02 –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只好求助於當初的介紹人 C 大,請他聯繫顧問。終於顧問有回覆了。

但因為同事 K 的私事部分影響甚巨(這也是當初設定終止日在 10/28 的原因),大家在群組橋了多日後,最後在 12/08 進行了線上測試會議。

這次的線上會議之後,顧問就完全消失了,沒有答應什麼時間會出最終的報告,也沒有再發任何訊息。

  • 12/15  – 一週後我分別在群組和個人詢問,顧問沒有任何回應。
  • 12/20 – 這個專案已經延宕到失去它本來意義的程度了。我也不想再麻煩當初好心介紹的 C 大。於是我傳訊給張姓顧問並終止專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