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ke Liu
    Wake Liu

果果的狀況在還算穩定的範圍裡上下擺盪著。繼甲亢、心臟之後,也難逃的腎衰的命運,現在每天打著皮下點滴。

最近一次醫院檢查時,遇到一隻在腎衰末期卻已經撐了八個月的貓,讓我心中滿是複雜情緒。一來覺得「啊那果果照顧得宜的話,說不定還可以陪我們很久」,但繼而又想起蓋子。

想起那時如果我能早一點認知到事情有多嚴重,惡化的速度有多麼快,及早採取對應的治療,是否現在蓋子依然可以在陪我身旁,攤著他暖暖的大肚子,回應著我的呼喚⋯

--

前幾天買了腎衰處方罐頭想給果果試試看。打開時,那獨特熟悉的罐頭的氣味彷彿一把利勾,勾出所有我極力迴避不敢去想的對蓋子的思念。

於是我只能怔怔地放下罐頭,坐到沙發上摀住臉,任由眼淚無法自已地流下來,而回憶翻騰湧現⋯

  • Wake Liu
    Wake Liu

果果的狀態沒有很好,平穩但確實地在失去生命力。

昨天半夜以為他要走了,忍著情緒叫醒了妻。

結果沒有,後來又搖搖晃晃地去吃罐頭。

也許沒剩多久了。

若能這樣平靜沒有痛苦的離開,何嘗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• Wake Liu
    Wake Liu

CentOS 6  安裝 node 踩到 glibc 版本問題(而且完全忘記 我解過這個坑),手動安裝 + 亂丟一些 rpm 安裝後把版本相依搞炸了。最後一邊 yum erase + yum downgrade glibc\* 才救回來。

  • Wake Liu
    Wake Liu

蓋子離開三個月了。很多時候不經意要想起一些和他的生活點滴,卻又猛然讓自己冷靜停止。

不敢去想他;不敢在身邊尋找他的影子;不敢翻動他離世時,我噙淚寫下的那些紀錄。只怕思念翻湧,而情緒潰堤。

  • Wake Liu
    Wake Liu

最近腰痛 / 手腳麻 / 坐骨神經 / 梨狀肌之類的問題頻率有點高啊⋯

  • Wake Liu
    Wake Liu

Murmur 的訊息流樣式排的差不多了⋯ 🤘

  • Wake Liu
    Wake Liu

在 FB 看到衣服的廣告,想到蓋子 ⋯

  • Wake Liu
    Wake Liu

在 FB 上看到有人分享 Laruence 的這一篇:

PHP8新特性之Attributes(注解) - 风雪之隅
PHP8的Alpha版本,过几天就要发布了,其中包含了不少的新特性,今天呢,我想谈谈Attributes,为啥呢, 是昨天我看到很多群在转发一个文章,叫做《理解PHP8中的Attributes》,说实在的,这篇文章应该是直接从英文翻译过来的,写的晦涩难懂,很多同学看完以后表示,看的一头雾水,不知道在说啥。 于是我想,就用一篇文章来简单说说这是个啥。

語法是真的醜到一個慘不忍睹⋯但像 Symfony 這種將 Annotations 做為標配之一的框架應該會受益不少。

  • Wake Liu
    Wake Liu

重新回到 Self-hosting 的懷抱,來來去去還是有個自己的家最好。

也許是年紀大了,也或許是個性上的彆扭。總覺得雖然想公開性的寫點東西,卻又不喜歡為了讓別人看而寫。在 Medium 透過追蹤什麼的,文章一發表誰都立刻看得到,本來我寫東西就慢,寫完還花很多時間斟酌字句,這樣就更難寫了。

加上 Medium 的商業化考量,對外部流量不太友善(強迫登入),有些資訊反而需要的人剛好看不到;想想我大概還是比較適合在角落玩沙 🐒,偶爾來點朋友串門子什麼的就很夠了。

這兩年因緣際會認識了 曼尼前輩,受到他的一些想法 / 行動而啟發:「用自己喜歡的姿勢,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這樣才能做的長久」。像前輩現在在做的 日報 就是一個很棒的例子。

總之啊,重新拉了個自己的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