蓋子離開三個月了。很多時候不經意要想起一些和他的生活點滴,卻又猛然讓自己冷靜停止。

不敢去想他;不敢在身邊尋找他的影子;不敢翻動他離世時,我噙淚寫下的那些紀錄。只怕思念翻湧,而情緒潰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