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果的狀態沒有很好,平穩但確實地在失去生命力。

昨天半夜以為他要走了,忍著情緒叫醒了妻。

結果沒有,後來又搖搖晃晃地去吃罐頭。

也許沒剩多久了。

若能這樣平靜沒有痛苦的離開,何嘗不是一件好事。